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沈腾:从“郝建”到“独孤月”,百亿影帝可不止会搞笑

2023-01-09 01:38:12 766

摘要:今年暑期档,《独行月球》成为妥妥的“票房黑马,影片上映首日电影票房便破了3亿元,位列2022年票房榜第5位。该片的主演沈腾,这一次不仅与老搭档马丽再度合体,多位“开心麻花”成员也鼎力加盟,让大家对这部电影充满了期待。毕竟“沈腾”的名字,无疑...

今年暑期档,《独行月球》成为妥妥的“票房黑马,影片上映首日电影票房便破了3亿元,位列2022年票房榜第5位。

该片的主演沈腾,这一次不仅与老搭档马丽再度合体,多位“开心麻花”成员也鼎力加盟,让大家对这部电影充满了期待。毕竟“沈腾”的名字,无疑是电影票房最强的号召力。

从《夏洛特烦恼》到《独行月球》,沈腾仅用了6年多的时间,便实现了职业生涯的巨大飞跃。

曾有人找到沈腾,希望他能讲讲一路走来的励志故事。

沈腾却说:“你让我去讲就是个天大的笑话,因为我一点都不励志,压根没吃过苦。”

学生时代,沈腾的爹妈望子成龙希望他当科学家,但沈腾偏偏除了“玩”什么都不想干。

1999年,大一新生沈腾进京读书,因为本科生宿舍床铺准备不足,他被分配到隔壁与专科生同吃同住。初来乍到,沈腾对此情况一无所知。报到时他拿着大包小卷推开了寝室大门。

专科生室友问他是哪个班级的,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:

“咱们不一样吗?”仰起脖子:“都是本科生。”

当晚,他就被室友安排在了一个位置最不好的上铺,室友不愿和他说话,讲笑话唠嗑都躲着他。那时候沈腾躺在上铺偷偷听着,心里想:“讲的什么破玩意儿,我讲得肯定比你好!”

2003年,24岁的沈腾大学毕业。有天一个女同学递给他一个剧本,问他想不想一起演一下。

沈腾接过来一看,喜剧,还是一个新成立的剧团,心里有点犯嘀咕。晚上回了宿舍,他把剧本拿出来品读,结果只读了两页,笑点极高的沈腾就被逗乐了:

这一晚,沈腾对“开心麻花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几天后,他和同学一起走进了剧团,预备参加入团考试。

根据剧本人设,沈腾要演一位醉酒的男人。临上场前,他在门口小卖铺买了一小瓶白酒,想着真听真看真感受,他二话没说,拧下瓶盖,咕咚咕咚两口就喝完了——

当时就找着醉酒的感觉了。

第二天“开心麻花”的导演就找上了沈腾,和他签约。

和所有“逆袭”故事里的主角一样,在成为大明星之前,沈腾也曾寂寂无名。

当时他在开心麻花台前幕后地忙活着,但工资却始终停留在“演一场500块钱”的最低标准上。

彼时,他导演过《疯狂的石头》话剧版,但是因为没人看,仅演了几场便没了下文。之后团里推出一系列话剧,口碑都还不错,但奈何剧场里一直是“观众和演员一样多”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日子,直到剧团把演出场地搬到了交通相对便利、人气较多的海淀剧场才得到改善。

有那么5年的时间,沈腾的生活都靠家里接济。眼见着当年和自己一起毕业的人一个接一个拍了戏、出了名,他却一点也不着急:

“家里从来没给过我压力,所以除了演话剧,我什么都不想。”

2012年, 哈文担任春晚总导演,在讨论语言类节目时,忽然想到了当时在北京小有名气的“开心麻花”。

此后她找上了沈腾,但因为当时他正忙着话剧演出,便拒绝了春晚的邀请。第二年,哈文又去,他答应了,而后便和团队一起编创了《魔鬼终结者》。

为了让小品尽可能好笑,沈腾和团队在其中设计了很多搞笑包袱。汇报演出时,春晚节目组被逗得前仰后合,但一问结果,哈文表示:

有意思,但没意义,你们再想想。

当喜剧被搬上春晚的舞台,它便变得复杂起来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“意义”和“包袱”的取舍问题,困扰着开心麻花的每一个人,眼见着小品就要被“毙”了,大家终于在妥协中学会了平衡。

于是小品《今天的幸福》诞生了,研究“人体表皮污垢学”的郝建也诞生了。

那段时间,沈腾时常会遇到一些热心的粉丝向他打招呼,叫他郝建。

沈腾成了“郝建”的替身,虽然他也曾尝试去摘除这个标签,但是一遇到春晚都会被“打回原形”,但他才不甘心一辈子陪郝建到老。

2015年,沈腾参演综艺《欢乐喜剧人》。

录制节目时,沈腾需要不间断疯狂输出笑料包袱,“几十个小时不睡觉很正常,熬到后来工作人员都疯了,把「白加黑」的黑片放到茶水里让我喝,就为了让我睡觉”。

当时和他搭档的马丽因为压力过大,还经历过“鬼剃头”的尴尬,沈腾拿这个当笑话讲,结果没几天,自己也秃了!

“创作喜剧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,但没办法,还是要干活啊。”

拿下《欢乐喜剧人》总冠军之后,沈腾没敢休息,马不停蹄地去拍了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。

之后,他又接连拍摄《飞驰人生》、《西虹市首富》和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。

拍摄这几部电影时,沈腾髋关节积水,严重时浑身上下除了嘴哪都动不了。医生说他最需要的是静养,他看了看工作安排,最终还是决定“杀青”以后再治病。

电影上映后,沈腾把这些当成段子轻描淡写地讲了出去,他没觉得这是个值得宣扬的事儿,只是在被问起这一路走来是不是只靠幸运时说:

“我其实也挺努力的,生病都抽空才去医院治。”

该放松的时候就放松,该拼的时候全力以赴。

这就是沈腾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